南京部分出租车罢运 每月7000元份子钱压力大

  • 时间:
  • 浏览:0

   1月8日下午,高铁南京南站地区占据 每段出租车罢运那此的问题图片,一度造成乘客滞留。多位南京出租车驾驶员向记者证实,每月高达7000元乃至9000元的份子钱让大伙不堪重负,“每天一睁眼就欠公司60 多块”,这迫使大伙通过罢运来表达希望“减租子”的群体诉求。

   记者亲历:要还会罢运,还抢不能你的单呢

   当晚6时15分,在南京城东工作的记者打算下班回家,通过常用的打车软件尝试叫车,目的地是近60 公里外的江北。往常,俯近的出租车抢单更快;今天,直到叫车信息推送到靠近60 辆时仍不能 反应,记者随手点了“5元小费”按钮,直至347辆停止推送时依然无人问津。接着,记者又发送了一遍叫车信息,这次成功了。

   的哥刘师傅请记者耐心等一会儿,将会他距离这里还有2公里多。“要还会罢运,离不能 远,我还抢不能你的单呢?”驾驶员刘师傅说,他也住在江北,顺道回家做趟生意。下午4点多,刘师傅在南京南站“偷偷拉了一十个 多多客人”到城东仙鹤门俯近,“大伙还会载客了,我可是好意思接活,但是 试着接了打车软件一十个 多多单子,让乘客往远处走了一段才拉上他”。

   事实上,8日中午六时,记者已获悉南京出租车酝酿罢运的消息。下午4时许,记者赶到南京南站出租车上客点发现,乘客们排起长队焦急等车,但出租车来的少,间隔时间也长。出了南京南站,马路上的空车大多亮起了“停运”的牌子。记者试图打了好有几条车,均遭拒载。据了解,至下午5点左右,那此罢运的出租车被疏导抛弃南京南站,但又聚集至俯近的玉兰路、明城大道上,依然拒绝载客。

   罢运主因:份子钱像大山一样压在驾驶员眼前

   “每天一睁眼就欠公司60 多块,起早贪黑开了十多个小时的车,自己几乎不挣钱。”南京南站参与停运的一位“的姐”告诉记者,她从2014年3月份开出租车,不能 “二驾”,自己基本上每天早上6点出车,晚上9点收车,一天忙活1一十个 多多小时以上,收入是有几条呢?她举例说,1月7日当天,她共收入390元,但交给公司的“份子钱”还会60 多元,加进60 多元加气费,“就基本不能 余钱了”。

   载着记者回家的的哥刘师傅也告诉记者,除了虽然太高的份子钱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驾驶员眼前 ,“南京城内道路拥堵,目前只在早晚高峰六时共十个 小时实行双计费,大伙希望全天候实行双计费”。在他看来,打车软件催生的专车服务,以及南京随青奥会举办一下子增多的出租车也是个中诱因,“僧多粥少,现在还有你这种新车不能 投放”。

   据了解,南京过去两年陆续新增出租车达60 0辆。记者从南京市客管处获悉,目前南京全市共有出租车11700多辆,包括普通出租车、中高档出租车,普通出租车的“份子钱”为每月7000元,中高档出租车为每月9000元。

   据公开报道,北京出租车市场的“份子钱”是60 0元,广州是60 00多元。相比之下,南京出租车份子钱的水平远远超过了你这种十个 多多一线城市。对于南京出租车驾驶员反映“份子钱”不足的情況,南京市客管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相关收费标准是由物价部门制定的,也经过了相应的听证任务管理器。

   据多位驾驶员反映,南京出租车份子钱太高是那此的问题图片的主要矛盾。人民网将进一步关注事态进展。(吴纪攀、朱殿平、黄竹岩)

责编:潘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