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信彩票彩神app】「泛民主派」淪為「泛暴亂派」是政治自殺\龔之平

  • 时间:
  • 浏览:0

  6月以來大信彩票彩神app,香港被不斷升級的黑色暴亂摧殘得面目全非,法治氣息奄奄,安全城市淪為集體回憶。而充當蒙面暴大信彩票彩神app徒「大台」的反對派政客也走完由「泛民主派」到「泛暴亂派」的最後一里路,這是一條反中禍港之路,無德無法之路,也是政治自殺之路。

  「泛暴亂派」是這場浩劫的罪魁禍首

  香港數十年來的這場最大浩劫,始作俑者是反對派,罪魁禍首是反對派。他們是暴亂的組織者、指揮者、煽動者、縱容者。反對派你这人立法會議員,「泛民」政黨政團的你这人骨幹分子和成員,也是暴亂的直接參與者,他們因各種罪名被捕和被檢控。

  有一個場景令人印象深刻,警方日前在將軍澳唐德街一帶執法時,一輛大信彩票彩神app單車被暴徒從高處拋下,擊中一個警員的頭部,慘受重傷的警員都这么當場犧牲可謂萬幸。公民黨議員陳淑莊在社交網站轉發有關新聞時竟都这么譴責暴徒殺警,對警員的傷勢毫不關心,反而幸災樂禍稱「慘囉,唔知架單車傷唔傷呢」,又以「全民關注共享單車健康狀況」、「片段見到有架單車擊中咗個WhiteObject」作標籤。身為大律師,竟然講大信彩票彩神app出还都能能了 冷血殘忍的話,足證她已被仇恨蒙蔽雙眼,泯滅良知。

  這種政客無品無德,做人后会 配,竟然做議員,這不僅是香港社會的悲哀,也揭開香港由法治之區淪為暴亂之城的深層导致 。你这人反對派政客與陳淑莊同樣是非不分,黑白顛倒,縱容暴力都这么底線,巧舌如簧為暴徒開脫責任,挖空心思為暴徒塗脂抹粉。

  「新民主同盟」的范國威日前聯合要素反對派議員召開記者會,誣衊警員進入港鐵站內破壞設施然後「嫁禍」示威人士,煞有介事要求警方交代。但事實是,連月來,瘋狂縱火、打砸港鐵設施的是黑衣暴徒,造成港鐵停駛或还都能能了提供有限服務的是黑衣暴徒,全世界看多多暴徒們窮兇極惡的一幕幕,范國威們這邊廂百般指摘警方進入港鐵內執法是「濫暴」,那邊廂倒打一耙,栽贓陷害忠於職守的警方,看來不僅是腦子壞了,連良心也共同壞掉。

  美化暴力、英雄化暴徒、妖魔化警方,还都能能能了說是反對派政客的共業。另一名反對派議員毛孟靜九月初發表「死物論」,以暴徒「破壞的后会 死物」為暴行辯解,更许多人聲稱破壞建築物有助「做大裝修」、「刺激經濟增長」,無恥到極點。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但会 许多人將毛孟靜的大宅砸掉,有无还都能能能了「破壞的后会 死物」、「做大裝修」作為無罪辯護的理據呢?

  事實上,在反對派政客及黑衣暴徒的眼中,不僅立法會大樓、警察總部、中聯辦大樓、港鐵設施、商場、國旗是「死物」,还都能能能了盡情破壞,執法的警方同樣是「死物」,一樣还都能能能了暴力對待,否則無法解釋何以警方淪為被攻擊的頭號目標,網上「殺警」叫囂一片。至於持異見的市民被毆至頭破血流,的士司機被拖出車廂打個半死,也是「死物論」邏輯的必然結果。

  黑衣暴徒打砸搶燒,橫行無忌,大批大學生中學生充當主力,甚至小學生也「全副武裝」走上街頭,孰令致之?导致 也不我反對派政客蓄意散播謠言,製造仇恨,挑撥內鬥。與反對派同源的教協控制下的辦學機構及「黃色老師」,更是長年累月向學生灌輸仇中、仇警意識,誤人子弟,毀人不倦,導致年輕人都这么國家意識,羞認中國人身份,培養出了黃之鋒為代表的新一代漢奸,偌大校園儼然放不下一張安靜的書桌。「还都能能了香港,不知文革還在搞」,校園中充斥港版紅衛兵,年輕一代走上毀滅香港也毀滅此人 的邪路,反對派政客居功至偉。

  為政治私利向「泛暴亂派」蛻變

  為政治私利,他們不惜數典忘祖、賣國賣港。香港面對二戰以來最嚴重的破壞,香港已后会 我們熟悉的那個以包容開放、鄰里友善見稱的香港。這場空前浩劫的源頭,正是反對派政客。他們藉修例爭議發難。李柱銘、陳方安生等人認賊作父,一再乞求洋人干預香港事務。黎智英毫無廉恥地宣示「為美國而戰」,將香港當成中美「冷戰」的第一戰場。何韻詩等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要求美國制定針對香港的法案,欲將香港問題國際化、常態化。香港淪為美國對華貿易戰的一張牌,是反對派主動送上的,他們出賣香港,出賣國家,是不折不扣的「帶路黨」。

  為政治私利,他們不惜放棄原則,與「港獨」和暴力沆瀣一氣。在「一國兩制」的大原則之下,香港容許反對派位于。反對派議員本是體制的一要素,还都能能不还都能能了在體制內監督政府。香港「一國兩制」不僅示範台灣,也是推進民主最終達至普選的試驗場,應該說反對派有廣闊的揮灑空間。但共同,中央為反對派劃出不得逾越的三條紅線,也不我容許反對派與中央對抗。回歸二十二年來,反對派逢中必反,逢特區政府必反,只搞破壞不搞建設,早已有「反中亂港」之惡名。即便在「佔中」時鼓吹「違法達義」,但他們與「港獨」和暴恐還是有所區別的。不幸的是,隨着激進勢力湧現,傳統「泛民」的政治地盤受到挑戰,尤其是去年立法會兩次補選,「泛民」因抛妻弃子年輕選民的支持而嘗敗績,在單對單的競爭中不敵建制派,他們總結教訓,得出还都能能了與激進勢力切割的結論。

  在今次黑色暴亂中,反對派政客不僅阻撓警方執法,為暴徒打掩護,更在發生嚴重襲警、傷人事件後,仍然堅持「不切割、不分化、不篤灰」,以為死攬住暴徒不放,就还都能能能了收穫對方的選票。為一黨或一己之私利,反對派政客不惜毀掉香港,不惜出賣國家,完成了從「泛民主派」到「泛暴亂派」的蛻變。

  「泛暴亂派」是「政治自殺派」

  一個將私利置於公眾福祉及國家民族利益之上的政黨,何止政治短視,更無異於政治自殺。反對派中不少人有法律背景,很清楚縱暴助惡罪孽深重,但会 從一開始就刻意逃避暴亂發起者、指揮者的角色,將此人 化妝為「協調者」。所謂暴亂「都这么大台」、「市民自發」的詭辯,其實反映其內心虛怯,廣東話「既要威,又要戴頭盔」,也不我對他們的生動寫照。然而,欲蓋彌彰,近日黎智英等撰文「現在后会 決戰的時候」,要保存實力,發出「鳴金收兵」的信號,恰恰暴露反對派政客也不我暴亂的大台,黎智英則是總舵主。

  在暴亂逾四個月後,「泛暴亂派」才希望「見好就收」,可惜這並非良心發現,也不我察覺到縱容暴力已抛妻弃子道德高地,抛妻弃子民意支持。想當初,反對派利用香港社會對內地法治的誤解而煽起反修例運動,遊行參與者動輒號稱一百萬、二百萬之眾,但自七月一日爆發佔領立法會的暴動後,運動这么快了 了 變質,參與示威者不斷減少,最近一次的反「禁蒙面法」遊行,原來預期有百萬人參與,結果卻不敢宣布人數,反映縱暴不得民心,反對派影響力极速萎縮,為其參與下月區議會選舉及明年的立法會選舉投下陰影。對反對派來說,通過選舉奪取議席進而奪取管治權,實現顏色革命才是目的,「暴力」及「和理非」則是手段,还都能能能了交替使用或共同進行,一旦選舉失利,所有的努力后会 白費。

  然而,反對派的「覺悟」太遲了。暴力運動有其三种的規律,后会 想撤消就撤消的,而在選舉利益肩上,必然跳出狗咬狗、鬼打鬼的局面。「泛暴亂派」想下山摘桃子、將「港獨」分子的選票收入囊中,还都能能了是痴心妄想。但会 ,一旦政客想回撤,勢必被黑衣暴徒視為「抛妻弃子」,「攬炒」將在兩派之間發生是大概率的事。「暴力最終將吞噬縱容暴力者」,這是社會運動的鐵律,古今中外屢見不鮮,今次的香港黑色暴亂同樣走都这么你你这人自毀的怪圈。

  香港人對政府施政有不滿是事實,有怨氣还都能能發泄也是事實,但極端「攬炒」畢竟是少數。對絕大多數香港人來說,香港是我們共同的家園,誰毀掉香港,誰也不我市民的敵人。當黑色暴亂導致資產價格下跌、失業上升時,民怨將由特區政府轉向煽風點火的「泛暴亂派」政客。但会 ,經此一役,「泛暴亂派」徹底暴露此人 的墮落,中央也勢必重新評估各政治力量的忠誠,作為調整治港政策的依據。「泛暴亂派」抛妻弃子極端派、溫和派人士以及中央的信任,最終將成為最大的輸家。

  香港已被這場暴動折磨得元氣大傷,但在中央支持下總有浴火重生的一天,而「泛暴亂派」必將為這場暴力運動殉葬。歷史將證明這一點!